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麦地里的温情
麦地里的温情

麦地里的温情

天灰蒙蒙的,四围的群山云影斑驳,过不了一会定会有一场倾盆大雨。我和上备书本,到教室通知学生放学了,今天学校只有我一个人上课。关好门窗后我匆匆往家里赶,嫂子说今天家里要割麦子。走到家门口大雨就啪啪啦啦的落了起来。我哥坐在屋檐前的小板凳上伸手接着瓦片上滴落下来的屋檐雨水,瘪者嘴嘿嘿的笑。

  我没好气的说:“嫂子还没有回来吗?”我哥把接住的雨水朝自己脸上抹,喈喈叭叭的说:“地…地里…割麦子,割麦子。” 我进屋拿了两顶草帽,便冲屋后山上的地里跑。三面被树林围绕的一大块麦地,倒去了大片,七横八竖的堆在地里。走近了,才看见嫂子冒者大雨慌忙的把一捆捆割好的麦子堆到地边搭设简陋的草棚里。我喊了声嫂子,递了草帽给她。然后自己拾起一捆麦子堆到草棚。 雨越下越大,转眼间地边的排水沟蓄积了一股黄泥色的涓涓细流。嫂子还要去抢收麦子,我一把拉住她的手,虽然天天都在做农活嫂子的手还是很柔软细滑。嫂子打开我的手,着急的说:“雨水一浸泡可就烂了。”

  我为了不让嫂子再出去淋雨,猛的一下从后面抱住了她,按者她在铺的干草上坐下来。嫂子看到不远处的地里有同村的人也在抢收麦子,脸颊顿时红的像熟透了的水蜜桃,艳丽无比,真想扑上去抱住咬一口。 嫂子羞赧的低声说:“快放开,我可是你嫂子。” 我只得从命松开手,尴尬的说:“嫂子,你坐者……剩下的我来就好了。” 地里的旱土被这突如其来的雨水浸润的湿透了,每一脚踩上去,都能陷进去脚裸。我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回奔走,嫂子笑意盈盈的梳理那一头湿淋的乌黑长发。

  我收完麦子雨还在不停的下,我周身上下没有剩下一点还干者,鞋都让泥给糊住了。草棚堆满麦子剩下的空间就少了,我在嫂子的傍边坐下来,背靠干草。

  “快把衣服脱下来,拧干了再穿。”嫂子见我衬衣直往地上滴水,关心说。

  我犹豫了一下,就把衬衣脱了。嫂子接过去拧起水来。 每当和嫂子独处的时候,我总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向嫂子的身上瞄。湿透的单薄衣裳紧贴在她白皙的肌肤上,嫂子及少戴胸围,饱满挺拔的一对乳房的形状完全描现了出来,乳房上面的两颗粉红红的蓓蕾看的更清楚,散发着无限的魅力;嫂子的脸上一直挂者温馨的笑。 我忍不住脱口而出:“嫂子,你真好看。” 嫂子把拧干的衣服朝我身上一扔,嗔怪说:“你有没有话说了是不是。” “我说的是真心话。”我话中决对没有献宝的成分。 “好看有什么用啊”嫂子叹了口气,神情哀切,“像你哥那样……家里要不是有你在,只怕处处受别人的欺负。” “嫂子都是我们家对不住你。”我满含歉意的说。 “哎呀。”嫂子苦笑了一声,“别这么说,这都是命,嫂子谁也不怪。” 云层压的很低,几乎与大地结合了。雨小了很多。

  嫂子站起身说:“回家吧。” “还下着呢。”我放纵自己的私心,要和嫂子单独多呆一会儿。嫂子似乎也明白我的心思,又坐了下来。 我打了个喷嚏。

  嫂子伸手在我额头上探了一下,说:“兴许是感冒了。” 我摇摇说:“没事。” “你今年22了吧。”嫂子掐者指头问。 我点了点头。 “长山村杨家那个杨小莜你记得吧,就是妈以前说的你小时候老是要她做你媳妇儿的那个丫头,听说还没有许配人家,明天我去找许大妈给你说媒吧。”嫂子微笑着说。 “我上初中以后就没有见过她。她现在要是能像嫂子你一样漂亮娴淑我就娶她。”其实嫂子也明白我对她的情感不仅仅只是限于亲情。 可嫂子和小叔子怎么能做出违背伦理的事,虽然我是父母亲捡来的。我知道,嫂子一直都在尽量回避我。 “我招你啦。”嫂子生气的在我手臂上轻轻掐了一下,“开口闭口都要牵涉到我。”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嫂子,嫂子也漫脸忧伤的看者我。雨停了。一片寂静。我和嫂子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不认识啊?”嫂子回过神,佯怒说。 我的目光仍是一动未动。我们这虽然是山区的穷乡僻壤,生出来的姑娘可都不丑,好些都嫁到了城里。而这地方的任何一个姑娘都决计比不上嫂子耐看。她身上淡淡的芳香,似雪般白洁的肌肤,幽深的眸子,红艳的薄唇,还有饱满挺拔的胸脯,纤细秀洁的身躯无一处不散发着无限动人的诱惑。如此漂亮的一个女人,难道真的要苦苦的和我哥过一辈子吗。我哥不但痴傻根本就没有性能力,嫂子和他结婚明明是在守活寡。嫂子是一个生理正常的女人,俗话说女子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嫂子今年正好满三十岁,我真的想象不出来嫂子这六年来是怎么过的。 “嫂子我抱抱你好么。”我小心翼翼的说。 嫂子的脸红的如夕阳下的晚霞,妩媚娇艳。

  她没有说话。缓缓的转过身,合了上眼睑。我知道嫂子这是默许我了。 我从后面轻轻的环抱住嫂子纤细的腰,胸膛紧贴她的背,我将脑袋靠在嫂子后背的长发。嫂子全身微微的颤粟。因为衣服湿透的原因,我感觉到了嫂子的体温和洁白肌肤的绵柔。这些都刺激着我敏锐的神经。这样保持了2 分钟,嫂子动也没有动一下。我哥从来没有给过她爱,我想嫂子一定也想有一个人男人来爱爱她,宠她,只要嫂子愿意,我会义无返顾的承当起这份爱。 我扬起头,嘴唇贴在嫂子白瓷的脖子上,享受着那里的温度。我手也不安分的缓缓的向上移动,抚摩嫂子身上每一寸肌肤。嫂子紧锁眉头,身体颤粟的更剧烈了。心灵里我负罪的告诉自己是在亵渎一个自己仰慕的神灵。我的嘴唇始终在嫂子的脖颈间温存,手上的动作更加快了。我用手托住嫂子胸前的一对高耸的秀峰,慢慢的将它们捩在了手心,瞬间,一阵电流般的舒散快感流淌到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嫂子脸颊愈加的绯红了,艳丽诱人的薄唇微微张者,细细的喘息。 “嫂子我爱你。”我伸出舌尖去碰触她的耳垂。我的手自下而上解开了嫂子的三颗纽扣,手指一点一点的在嫂子细滑的肌肤上攀爬,马上就要到达那神驰已久的饱满挺拔的乳房了。 “不行,不能这样。”嫂子忽然推开我,低声的喘息着跑开了。我爬起来急忙追了上去第二章野蛮同事嫂子是怎么来到我们家的呢。我们这里地处西部山区,地辟人穷,愿意嫁到这里的女人会有几个?我哥一生下来就是个傻子,父亲和母亲在他4岁那年捡到被遗弃的我,父亲在不久后因病去世,母亲靠着一双勤劳长满老茧的手把我们兄弟两拉扯长大。我哥22岁那年,母亲说得给他找个媳妇了,自己死后还能有个人照顾他。母亲找来媒婆,介绍了好几个姑娘,人家一听是个傻子转头就走。

  母亲本来以为给哥娶亲的事没有可能,这时村里却来了一个外地人。他对母亲说可以在外地给哥找一个女人,还是漂亮的女人。不久之后,外地人真的带来了一个漂亮的女人来,这就是嫂子,母亲满心欢喜的拿出家里所有的积蓄4000块给了他。嫂子刚开始的时候总是想尽办法逃跑,无一例外每次都被抓了回来,母亲一直都很善待她,当作自己的女儿一样看。  后来母亲在我大学毕业的那年去世了,临终前他哭者恳求嫂子留下来。自那以后嫂子就再也没有逃跑过,安心的住下来照顾我哥的生活起居。我也在这个时候回到了村小学教书,因为自身的缘故,我知道山里孩子唯一博取成就功名的途径是考上大学走出大山。回来之前我其实已经在一家不错的公司应聘上岗了,最后处于我哥和家乡孩子上学的考虑还是回来了。和嫂子相处的时间一长,也就缚制不住自己的思绪,对嫂子产生了不该有的想法。

  倘白的说,我确实有些好色,但这应该很正常,你丫一成年男人,身体健康,又没妻室,要是不好色反倒不对味儿了。  我哥依旧坐在门口等我们回来。

  他一看到嫂子就嘿嘿的笑,像小孩子一般叫嚷说:“老婆……我饿……饿。”  嫂子和以前一样给我找了洗好的干净衣裳,吃饭时给我盛饭,时不时的和我谈一些学校里的事。刚才在麦地的所作所为似乎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我心里既矛盾又无奈。一方面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了负罪感,另一方面更加的迷恋嫂子。


  【完】